最忘不了的是那条长长的昏暗的「陪弄」-四川电视台新闻频道-长白山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五金新闻首页>>文化新闻>>正文

山东省新闻网-最忘不了的是那条长长的昏暗的「陪弄」

俄罗斯遭禁赛4年

因此,當我來到江南,在周莊的「張廳」走了一圈,被喚醒的全都是往日的綺夢;河上有鴛鴦,蝴蝶飛滿天。「張廳」原有個很典雅的名字,叫「玉燕堂」,(為什麼不是蝴蝶呢?)因時移世易,漸漸地也就無力典雅了。它現在被發展為旅遊勝地,我總覺得與它似曾相識,於是我自行解釋:我曾來過這裏,在我幼年的鴛鴦蝴蝶夢裏。

這就是我的幼年和少女的「生活底事」,日後足以影響我的一生。

你試想一下,不是有詩句「寂寞黃梅雨乍收,薰風微度到丹樓」?這麼寂寞的雨,未免太伶仃了,又怎抵擋得了內心的澎湃?

圖:周莊的「張廳」\資料圖片

但是臨河而望,小舟就拴在那裏,這也危險啊,萬一小姐耐不住寂寞,擇個夜黑風高之夜,挽了個小包袱就此乘上小舟,與家中的長工或家丁私奔而去怎麼辦?在過去那麼一段漫長的歲月裏這種事可曾發生過?如花少艾,最怕的就是顧影自憐的心態。少女的羅愁綺恨,要麼就是義無反顧,要麼就是心灰意冷——那列臨河敞開的窗子,可能迸發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火花,對此,我是最深信不疑的了。

而最忘不了的是那條長長的昏暗的「陪弄」,彷彿要走到天荒地老還未到盡頭。不由一面走一面尋思:不就是走廊嗎?為什麼要叫做「陪弄」呢?又為什麼要這麼長這麼昏暗呢?也許吧,當時的人因為時間太多了,長日漫漫不知要做什麼好,便在自己的家裏打造一條耗時費工的長長的走廊來消磨時間。我們走了很久,終於走到了「陪弄」的盡頭,眼前豁然開朗了,竟然是一條清澈的河流,河水穿屋而過,岸邊石墩拴着一葉小舟。抬頭,見有一長列的雕花窗戶,原來這裏是深宅的後院,原來走了那麼久仍未走出「張廳」,這就難怪連後院也設有一整列的窗戶,是供樓上的小姐無聊時倚窗凝望的。不然終年累月不下繡樓,不悶才怪呢。

我是看街頭大戲和繡像連環圖長大的。對那些才子佳人的湮遠愛情故事非常沉迷,經常帶着古色古香的綺念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着白日夢。也不管那是多麼無望的悲劇,只要換一個角度,即又另有一番驚喜。在那一刻是多麼地希望有我參與的一份,然後幻想自己是繡樓上的一個小姐,在繡花賦詩之餘,仍感事事受限制,忍着忍着,心中幽怨得不行……

而我,到了這種年齡,仍有這種心情與想法,於我目前的生活沒有牴觸,更無任何影響,卻絕對與我幼年時的鴛鴦蝴蝶夢有關連。

你且別笑,在我的白日夢嶄露頭角之時,還真的是有規模的,連場所道具皆樣樣具備,背景還是明代呢,與《帝女花》同一時代。可是我不嚮往帝女生涯,我比較喜歡做民女,卻又不願出身蓬門,比較理想的是商賈千金。有個伶俐的貼身丫環,她慎言而得體,擅長把風,又會在不需她時悄然而退、守口如瓶……後來上學了,慢慢地弄清楚了中國的歷史朝代,又看了些章回小說,這才發現原來那一齣齣的民間傳奇,那些令人不勝負荷的愛枷情鎖,都是先有了書後才轉移到街上去繁衍的。又原來做個明代女子最好是生在江南——林黛玉也是個江南女子啊,她原籍蘇州,少女時代長在揚州——嘩,這一發現,心中的嚮往無以復加。

今日关键词:幼儿被遗弃垃圾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