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华的儿子 季压西:他说:我回不了家乡了-国内热点新闻-南川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五金新闻首页>>综合新闻>>正文

学生父亲-季华的儿子 季压西:他说:我回不了家乡了

张歆艺男人装

江蘇省軍區南京第三十干休所所長 月明剛:你這麼摳,你老往外面寄錢,這個錢寄出去到哪兒去了?會不會上當受騙?我們過去之後,他就跟我們說了,他從2015年開始,每年向靖江的斜橋中學資助學生,1萬2千元錢,總共3年3萬6千元。

2018年底,季華老人的兒子代替父親將40萬元存款送到靖江市斜橋中學,成立了助學基金。

季華的鄰居 鄧德令:你老季捨不得吃、捨不得花,幹什麼呢?你省給誰?他不回答,一笑了之。

季華老人去世后,給子女留下的東西,是兩本他自己寫的書。《靖東小草》和《夕陽隨筆》,一本寫了自己的革命成長史,另一本寫了晚年讀書看報的感悟。

然而,還沒等新的淋浴房裝修好,季華老人就因身體不適住進了醫院,而在重病期間,他鄭重要求家人對他不要過度搶救,為國家節省醫療資源。

94歲的老兵——季華老人今年1月去世了。按照老人的遺囑:去世后,捐獻遺體、不設靈堂、不收花圈、並且捐出全部撫恤金。而算上老人生前有據可查的捐款,這些年來,他為家鄉困難群眾、貧困學生累計捐款了近百萬元。

老人去世那天,子女收到一張江蘇慈善總會發出的捐贈證書,多年來默默捐款的善舉開始為更多人所知曉,大家終於看到清貧背後是老爺子閃光的初心。

季華的兒子 季壓西:我哥哥堅持認為應該用空調,認為應該有一個好的電冰箱,認為應該讓他看能夠看得清楚的電視機。我哥哥,操持這些事情很多,但是往往吃力不討好,我父親就不高興,就認為花錢花多了。他連一件衣服都不讓你添。

當時戰鬥十分慘烈,連長負傷,副連長犧牲,腳踝已經中彈的季華帶領戰士奮力堅守碉堡,為部隊發起總攻贏得了寶貴時間。1984年,離休后的季華老人住進了江蘇省軍區南京第三十干休所。

靖江斜橋是季華的老家,至此,所長月明剛才知道,原來季華老人一直都在默默捐資助學,甚至連自己的兒女都不告訴。老人還特別叮囑月明剛和保姆,不要張揚這件事。直到去世前,季華老人把小兒子叫到床前,說出了自己的心愿。

我們更希望那些收到了季華老人捐款的學生和老師們,會把這份幫助當作人生的助力,帶着一份厚重的期待和鼓勵,繼續努力完成學業、事業,到他們有所作為的一天。我們相信,他們也會向社會回饋善意,把更多美好的東西,傳遞給身邊的人。

季華的兒子 季壓西:他說我就想表達當時老一輩革命家講過的,要學會清貧,他那麼多戰友都犧牲在他前面了,而且甚至他所在的獨立團,都已經不剩幾個人了,自己還能夠活在這裏,活在新時代,不愁任何溫飽,不愁任何醫療條件,他說這個已經比他們幸福了多少倍。

日子過得清貧,但他卻把所有存款,包括遺體,全都獻給社會。在一些人看來很驚訝、甚至不理解,但對於季華老人的家人來說,這並不意外。

季華的鄰居:他晚上吃稀飯就是小菜之類,很簡單的。

季華老人生前是江蘇省軍區南京第三十干休所的離休幹部。他在所里是出了名的「節儉」,節儉到「摳門」的地步。直到他去世以後,人們才知道他節儉下來的錢都去了哪裡。

其實,季華老人節儉背後的故事,很少有人知道。干休所所長月明剛還記得,2017年的一天,負責照顧季華的保姆突然找來說,發現老人總是悄悄匯款給別人。

季華希望,能在臨終前把自己多年來的所有積蓄全部捐給老家的學校。雖然已經過去一年多了,但季壓西還清楚記得當時陪父親取錢時的場景。

季華老人去世后,他的50萬元撫恤金,除了24萬元用於繳納特殊黨費和幫助老家的困難群眾之外,剩下的26萬元都捐給了老家靖江斜橋中學作為助學基金,加上之前的捐贈,季華老人已經向學校捐助了近70萬元,而這也是斜橋中學目前接受個人捐款的最大數額。目前先期收到的40萬捐款,學校已經陸續發放。

臨終前,老人再次對子女交代,他去世后的撫恤金也不要留,全部捐獻。

江蘇省軍區南京第三十干休所所長 月明剛:他不怎麼花錢,不買穿的,他穿的基本都是老舊的,連寫個東西都是用藥盒子寫,不買紙。

讓「大愛」繼續傳遞季老對兒子說:「如果自己的子女有出息的話,我給他們錢幹什麼?如果他們沒有出息的話,我給他們錢又能幹什麼?」堪稱父母金句。可畢竟說著容易做着難,全部積蓄一分沒留全捐出去了,肯定有人說,這對家人來說,是不是有點不公平,甚至吝嗇到不近人情呢?這要問他的子女們,子女們的選擇是理解和支持,對社會的慷慨,對教育的善心,是比金錢更崇高的精神傳家寶。

在季華老人家裡的大門上,貼着老人親筆寫的兩個字——「寒舍」。

季華兒子 季壓西:交代很清楚,一定要繳納特殊黨費,如果錢還有多餘的話,那就交給他的家鄉,繼續資助貧困生,獎勵那些優秀的老師。

季華的兒子 季壓西:他是親自到場,親自一件一件辦,拿了七八個存摺,一個一個往外取,人家銀行告訴他,連利息帶本有40多萬元,我們也嚇了一跳,他也嚇了一跳。後來他當場決定,就把這40萬元統統捐掉。

季華的兒子 季壓西:我認為他是大公無私,忘我的一個人。他順便把我們子女也忘掉了。所以他覺得我們已經過得很好了,所以他經常引用古人的說法,那就是說,如果我自己的子女有出息的話,我給他們錢幹什麼?如果他們沒有出息的話,我給他們錢又能幹什麼?

原標題: 閃光的初心!他把「摳」出來的「百萬遺產」給了誰?

季華老人家中的擺設都還是上世紀80年代初的樸素原樣。幾乎所有的傢具都用了30多年。他的兒子說,每次提出給父親添置東西,都會惹得老人生氣。

季華的兒子 季壓西:他說我回不了家鄉了,我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。我才問,我說什麼事情,他說我準備一次性把錢捐走,然後我才知道,他要捐,而且已經捐了,在這之前我不知道他捐。

生前捐百萬 身後捐遺體季華老人生活得很節儉,但其實作為離休幹部,他一個月的收入有一萬多元。但在老人去世后,家人在清理老人遺物時發現,老人的銀行存款只有2000多元。還有就是一套上世紀80年代分配的沒有產權的公房,這就是老人全部的財產。

季華兒子 季壓西:他唯一的遺憾就是說,我捐少了,雖然我把它全捐了,但是也只有這一點。他任何時候他都說捐少了。我說你不能去跟那些大老闆比,你這是拿你自己畢生積蓄來捐款的,我說這已經做得很好很好了。

江蘇省軍區南京第三十干休所工作人員 呂本秋:上面都是空空的,洗澡就冷。一開始他就說,不要不要,很好很好,沒事的。但是,我們看到他洗澡凍得抖了,我們忍心嗎?就不忍心,大傢伙一起來勸。對花錢這塊,他很固執。他這個錢,他就不給你瞎花。

季壓西說,父親一輩子以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而感到自豪。老人臨終彌留之際,還囑咐子女拿來一張白紙,將「我是黨員」這句話寫了兩遍。

在書中老人寫道:「我現在雖仍在看書報,看電視,練身體,關心國家大事,也寫一些回憶文章,但是,細想想沒有別的什麼可以留給社會了。想來想去,我還是可以最後把遺體獻出,留給社會利用,再就是看書報,看電視所看到的有益的東西記下來……雖綿薄之力,也可點點滴滴影響後人。」

一生清貧居寒舍 「精神財富」傳後代

在干休所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工作人員呂本秋說,季華老人家裡唯一裝修過的,只有淋浴間。

季華老人的老伴早些年就去世了,這麼多年來,季老把省吃儉用攢下的錢都捐給了家鄉、資助了貧困學生。別人問他省出來的錢要給誰,他只笑笑,不說話。

季華的鄰居 鄧德令:我來35年沒看到他穿新衣服。那個軍裝,洗了又洗,白了又白,他背一個背包,一個挎包,那個角都磨碎了,他找個什麼布再補上一塊。

這個在大家口中如此「節儉」的老人,就是季華。1947年,22歲的季華入伍后隨即參加解放戰爭。1948年6月,在江蘇泰州姜堰一帶戰鬥時,他擔任所在連隊的黨支部書記。

「裸捐」的老兵 干休所里最「摳門」的人

季華的鄰居:孫女們來他一分錢都不給的。

江蘇省靖江市斜橋中學副校長 孫繼平:五年的話,我估計可以幫助到一二百個學生。確確實實給我們學生生活上面帶來了很大的幫助,對學習也充滿信心。

今日关键词:黄心颖返回香港